以下是我擷取某文章的內容,個人覺得分析的不錯!!
當然啦下文中的觀念,在社會學理已經被研究爛了,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嚕。
 
符號價值
這些風靡當今社會的公仔收集熱狂潮,它暗諭了某些真理,亦即真正的收藏
不在擁有,而是主體親自指認並承認其永無止盡的匱乏,但什麼東西是「匱
乏」的,是必須經由主體形構出意義進而「指認」的,答案當然呼之欲出,
即是形構主體原慾的「想望」(desire),此「想望」進一步揭示了資本主
義形塑下的資本邪毒,亦即「物」的「符號價值」,「物」的「符號價值」
帶給消費社會的吸引力,可以說是徹底地讓消費者達到精神渙散的目的,它
並不冀求消費者看清楚商品真正的面目,而是設法讓消費者記住「物」的
「符號」的意義,因而,這些消費行為乃至收藏行為的過程,消費者就像走
入一個錯置的空間,恣意享受精神迷離、渙散的結果。

承如上述所言說的,這些使「物」之成為有意義的,須透過「符號價值」的
運作,布希亞在《物體系》中也闡明商品的兩面性,一是「物的價值」,也
就是物品本身的品質、功能及性能所塑造的價值,另一個則是「符號的價值」
,這是由商品的設計、顏色、品牌等所塑造出的價值(黃恆正譯,1988)。
因此,物的符號價值,帶來一系列的意義產製過程,最終目的即是讓消費者將
獨有的物形塑出屬於自身的意義來。也正因如此,拜物品符號化之賜,而使之
能進入文化價值體系,人們於是透過消費物品來和社會有所聯繫,由於商品的
符號意義,消費者不再將消費性物品視為純粹的物品,而視為具有象徵意義的
商品。

符號消費
Baudrillard(1983)把消費定義為:「不是物品功能的使用或擁有;而是作
為不斷發出、接收而再生產的符碼(symbolic code)。」又說「物必須成為
符號,才能成為被消費的物。」換句話說,消費者不再將消費性物品視為純粹
的物品,而是視為具有象徵意義的物品(陳坤宏,1995)。也因此,按照
布希亞的說法,物如何成為「獨有的符號意義」而存在,端看它在物品體系中
如何創造出自身的差異符號邏輯。亦即,商品符號的意義遠凌駕於際的使用功
能層面上,由符號來擺佈、操弄,主導意識形態進行的軌跡。

因此,消費不再只是經濟的行為,而且是轉化為在種種符碼下,以被差異化了
的符號為媒介的文化行為(黃恆正,1998)。這些符號的表徵性,使得商品
在物體系中,以獨有的文化與經濟邏輯迫使消費者進行週期性的消費模式。
因此,這也表徵了同一事件的道理,即是消費的符號化現象就是在以過度充裕
的消費為背景而存在(陳坤宏,1990)。唯有透過過度充裕的消費氛圍,才
得以彰顯符號消費的維度,也才得以使消費者樂於指認自身沉浸在以符號為喜
的社會裡。

同樣的,「符號消費」的價值性同樣提醒我們,商品符號以盛大或者展示的型
態出現,滿足消費者擁有該符號價值(意義)的慾望性消費,以及透過對商品
型號的差異化消費及多元選擇,滿足了社會和自我認同(郭良文,1998)。
至此,是將符號與消費者的組鍵聯結,透過慾望消費的展示表達自我的認同快
意。也因此,符號體系才得以在消費社會,以「符號」為喜的前提之下,得以
延展開來。

因此,透過符號作為消費慾望的中介,才能使物與人之間的距離形成一特殊的
辨證關係,如同D. Miller認為,消費的意義在於它能夠將身外之物個人化,使
「物」與「我」之間本來格格不入的關係軟化。一項商品本來不屬於我們,而
它的價格更加深了它和我們之間的隔閡,但是當我們決定買下它的時候,我們
也同時為它添加一些特殊的涵義(蔡源煌,1991)。因此,物與人的關係軟
化,符號徹底地作為主體慾望消費的支撐點。

Lignor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