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小餐館全部都消失了,把位子這些廉價的小食堂,人們還給小食堂取了個彆腳的名子,叫做"速食店"。



阿涅絲(女主角)試著壓抑一次心理的反感,走向其中一家。透過玻璃窗,她看見顧客們俯身在油膩膩的餐桌巾上。她的目光停在一個臉色非常蒼白,嘴唇卻鮮紅的女孩子身上。她的餐點吃到一點也不剩,她推開空空的可樂杯,然後把食指伸進嘴巴的最深處,在裡頭攪了半天,還翻著白眼在那兒轉著眼珠子。



旁桌的男人癱在椅子上,臉眼直愣愣的望著街上,嘴巴張得大大的。他的哈欠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那是一種無窮無盡的哈欠,屬於華格納的曲調---嘴巴闔起來的時候並不是完全闔攏,打開的時候則是越來越開,兩眼則不按節拍地時而睜開,時而閉上。



其他的客人也在打哈欠,大剌剌的展示著他們的牙齒和補牙的銀粉,展示著他們的牙套和假牙,就是沒人用手在嘴前遮一下。餐桌之間,有個穿著粉紅色洋裝的小女孩在那走來走去,手裡抓著玩具熊的一條腿,嘴巴也是開開的 ; 可是我們一看就知道,她不是在打哈欠,而是在鬼吼鬼叫,不時還用玩具熊去打人。



餐桌一張張擠在一起,即便從玻璃窗看進去都猜得到,每個人一邊吃著自己的那份肉,一邊還得把鄰桌客人身上散發的六月天的汗臭味一起嚥下去。醜陋的浪潮拍打在阿涅絲的臉上,這醜陋的浪潮是視覺的、嗅覺的、味覺的(阿涅絲想像那淹沒在甜膩可樂之中的漢堡惠是什麼滋味),於是他移開了雙眼,決定到別處去安撫她轆轆的飢腸。



---------------------------


米蘭昆德拉說故事的功力真的很絕,史蒂芬金大概還比不上...


我想他真的很討厭美國文化的速食店。不僅只是食物,連美式文化,如文中所描述客人的樣子...


他深惡痛絕!!


Lignor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