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一個鐘面

直到某個時刻之前,死亡都還是一件太過遙遠的事,我們根本無從關心。

我們無視死亡的存在,我們看不見死亡。

那是生命的第一個階段,也是最幸福的時期。

 

接著,突然間,我們看見自己的死亡出現在眼前,出現在我們的視野裡,揮之不去。

死亡與我們同在。

而由於不朽與死亡形影不離,一如勞萊與哈台,所以我們可以說不朽也與我們同在。

一發現死亡的存在,我們就開始狂熱的關注它。此時歌德決定寫他的回憶錄"詩與真"。

也如同林青霞的回憶錄"窗裡窗外"...

 

過了生命的第二階段(也就是人們眼裡總是看到死亡的那個階段),第三個階段就來了,

這是最短也最神秘的階段,我們對這個階段的瞭解非常少,也不去談它。

人的氣力衰退,身心俱疲,諸事寬容

疲憊:連接生命之岸與死亡之岸的寂靜橋梁

死亡如此靠近,我們根本懶得去看它。

一如過去(第一階段),我們無視死亡的存在,我們看不見死亡。

倘若我們拿不朽與疲憊的老人從窗戶望見的美麗白楊木相比,不朽只是個微不足道的

幻覺,是個空洞的字眼,是一縷輕風,而我們卻舞著捕蝶網在後頭追。

不朽,疲憊的老人根本不再惦記。

Lignor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