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後面的某個地方(擷取)

 

有一天,在一位老朋友家裡看到一幕小小的爭吵之後,我想著這個神祕的現象。

這位老友,她在1951年的布拉格,在史達林派的審判期間,為了一些不曾犯下的罪行而被逮捕、

被判刑。除了她,當時還有數百位共產黨員也陷入跟她一樣的處境。這些人終其一生都全盤認同

他們的黨,結果黨卻突然成了控訴他們的人,他們接受了,他們跟約瑟夫K一樣,『回首檢視過去

的生命,直到最枝微末節之處』,為了找到隱藏的錯誤,最後他們承認了一些想像的罪行。

 

我這位朋友挽救了自己的性命,因為她憑著非凡的勇氣,拒絕把自己變得跟其他同志一樣,像詩人

N一樣,去『尋找錯誤』。由於拒絕幫助屠殺自己的劊子手,她在終審的舞台上派不上用場,於是,

她沒有被屌死,只被判終身監禁。十五年後,她得到全面平反而獲釋。

 

這個女人被逮捕的時候,她的孩子才一歲。出獄之後,她就跟她十六歲的兒子重逢了,兩個人幸福

地過著簡樸隱居的生活。她對兒子依戀甚深,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去看她們的時候,她的兒子

已經二十六歲了。

母親被兒子觸怒,正在哭。事情的起因根本就微不足道:兒子早上太晚起床之類的事。我對母親說:

『妳幹嘛為雞毛蒜皮的事情生氣?這種事值得哭嗎?妳也太過分了吧!』

母親沒有回答,倒是孩子說了:『不,我母親沒有過分。我母親是個優秀又勇敢的女人。在所有人都

失敗的時候,她知道如何反抗。她要我成為一個正直的人。沒錯,我真的是太晚起床了,但是我母親

指責我的是更深層的問題;是我的態度,是我自私的態度。我要成為我母親期待的那個樣子,我在你

面前向她保證。』

 

黨在母親身上從來不曾做到的事,母親在兒子身上做到了。她強迫兒子認同荒謬的指控,強迫他去

『尋找錯誤』,強迫他公開認錯。我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迷你的史達林派審判,我這才恍然理解了

,作用於偉大歷史事件(從外表上看來不可思議又不人性的事件)的內部心理機制,跟作用於私人處

境(極其平庸又非常人性的處境)的心理機制是一樣的。

 


 這篇我也好喜歡阿!! 這種情況真的有耶,有時候父母會強迫子女自我批判...

不過這種情況也是在早年啦,我覺得近幾年由於溺愛過度,即便睡晚一點又怎樣!!

但是回歸主題,這篇真的是太妙了。家中的史達林派審判~~

,

Lignor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