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warf  

The Dwarf 侏儒,這本書算是我看過的小說中最感驚訝的一部了。但因我個人的理解文字鋪陳的能力不是那麼的好,所以比較沒辦法從頭到尾把劇情做有系統的整理。

所以當時充滿了太多問號非常痛苦就請教了網友,而是Luxe(暱稱)回應的。她相當厲害,在國內時尚網站"FG"的討論區中被公認文字功力很有深度的。也有幸她願意給我指教,我也認為這篇文章是她給我最好的禮物。

當然我自己的看法就不值得一提,以下我重新這在PO出她的心得給大家參考:

 


Lagerkvist以第一人稱的記事方式寫侏儒,讓讀者直接進入主角的內心,看他所看的,聽他所想的。幾場侏儒與Bernardo、Pince、Princess的對應,他的惱羞成怒、自私自利、傲慢......都被作者描繪的栩栩如生。一頁頁讀來,有著若有若無的熟悉,像我們周遭便曾見過的人事物。

這位身長只有26吋的侏儒,心裡只有"恨"。他不屑所有人類行為,笑、愛、憐憫...都令他作嘔。他也恨自己的同類,甚至別人對他的厭惡都能讓他得到滿足感。自認很敢講話,不怕面對真實的他,行為卻處處都是矛盾,像是對Bernardo的科學追求批評有加,且極於否定Bernardo的速描。(他不是曾說過,相由心生嗎?)按常理,我們對書中某些人物應該是同情的,只不過,從侏儒那充滿恨意的角度,似乎所有事件都變的不一樣。

在某些程度上,Prince把侏儒當親信,部份任務也交由他執行,但卻未把他當核心幕僚,兩人住的地方離的遠遠。同樣的,Bernardo製作戰爭武器,對其使用幾乎是漠不關心的。如此呈現下,侏儒成了普羅大眾最不願見到的自己,一個盤據在心底角落的惡魔。這個張狂放肆的惡魔憑個人之力,到處興風作浪,不顧後果。Prince和Bernardo內心都有個侏儒,他們往往不自覺下擁抱了那個黑暗,與之合而為一。書末,侏儒在一個不見天日的地方說:他不會安靜太久的,主子早晚還是會回來找他。作者這樣的安排,印證了侏儒曾說過的:他們經由人類進入這個世界,得到永續。換句話說,人性善惡兼具,無本善或本惡,黑暗的一面隨時都會浮現上來。

侏儒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出版的,因之,普遍被認為是則經典諷刺寓言。

P.S.如果將書中人物與歷史對照,Prince或多或少是根據Cesare Borgia來寫的,Bernardo則為da Vinci。你看那Cesare Borgia,外表俊美,手段卻是相當冷酷無情的。

(完)

 


我還算是個會檢討自己的人。看完後這兩三年,有時候會想想這本書,然後再想想我自己。怎麼感覺有些行為跟書中的侏儒有點像!真是要死了...

 

有時候在公眾新聞中,某些人物的喜訊發佈而大家給予祝福時,我卻不以為然,甚至會去說些風涼話或者挑毛病。我為什麼會跟大家不一樣?

我是自認為想法比較反社會,這算是惡意的眼光嗎? 很難講,但某些情況很像!

別人在快樂,而我卻很不爽。我到底怎麼了?但是我總是能挑到毛病不是嗎? 例如,當他們活在媚俗之下時!我會很不客氣...

有時候我也在想,還是我的標準太嚴苛嗎? 我同事常常聽我在抱怨人、社會、國家,或者某些事件,他常常給我的結論是---我活的太痛苦了:P

因為有些連一般人都忽略的情況我都可以挖出來批評。

這到底有沒有符合The Dwarf 呢? 呵,我希望沒有。

 

 

 

 

, ,

Lignor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