曠世精品:《革命者教義》全文


“革命者是註定要滅亡的人”,但在滅亡之前永遠都年輕。

                               ------------------------金航

涅恰耶夫   

  作者:涅恰耶夫


《革命者教義》全文

  

  I 革命者的自我態度

  

1.革命者是註定要犧牲的。他應當沒有個人利益、個人私事、個人情感、個人戀情和個人財産,甚至不應當有姓名。他的一切都應當貢獻給唯一的絕對的事業——革命事業,將革命事業視爲自己獨一無二的利益、獨一無二的思想和激情。

  

  2.革命者應當從本質上,在行動中,而不僅僅是在口頭上,與一般國民的公民秩序,與整個有教養的階層,與所有當今世界的法律、禮儀、約定束成的習俗和道德觀念斷絕一切聯系。對於當今這個世界而言,革命者應當是它的最無情的敵人,如果革命者繼續在這個世界上生活,那也隻是爲了能夠更好地將它摧毀掉。

  

  3.革命者應當鄙視任何教條主義學說,應當拒絕世俗的科學,隻把它留給後輩們去從事。革命者應該隻懂得一種科學——破壞的科學。正是爲了這門特殊的科學,也僅隻是爲了它,革命者才會去學習機械、物理、化學,以及醫學。同時,爲了這門特殊的科學,革命者還必須夜以繼目地學習一門活的科學——研究人,包括研究人的性格和社會狀態,通過一切可能的階層來研究現今社會體制的存在條件。這樣做的目的隻有一個——以最快的速度、最有效的途徑摧毀這個萬惡的制度。

  

  4.革命者必須高度蔑視社會公共觀念。革命者應該在一切方面,在任何時候都要鄙視和仇視現存的社會道德準則。對於革命者來說,一切能促進革命勝利的都是高尚的,而一切起阻礙作用的則都是不道德的,都是有罪的。

  

  5.革命者是註定要犧牲的人。他應當對國家政權,對整個有教養的社會階層毫不留情。革命者不應該期待任何來自國家和上層社會的憐憫。革命者與整個現存社會之間應當存在著永不間斷的、不可調和的鬥爭,無論這鬥爭是隱秘的還是顯在的,都是殊死的鬥爭。革命者必須學會經受各種磨難的考驗。

  

  6.革命者既要冷酷地對待自己,也要冷酷地對待別人。一切溫柔的、溫馨的親情、友情、愛情和感激之情都應當被唯一冷酷的激情所壓倒——對革命事業的激情。對於革命者來說,隻存在一種溫情、一種欣慰、一種獎賞和滿足,那就是革命事業的成功。任何時候,革命者都應當隻有一個思想,一個目的——無情地破壞。在冷酷而不知疲倦地追求這個目標的過程中,革命者必須隨時準備犧牲自己並親手消滅所有企圖阻礙這一目標實現的人。

  

  7.一個真正的革命者應當天然地摒棄一切浪漫情懷,摒棄一切多情善感,摒棄一切熱情和興緻;革命者的天性甚至要摒棄個人的仇恨和報複。革命者必須將革命的激情融化到自己的血液中去,這種革命的激情應當是與冷靜的判斷相結合的。這就意味著,革命者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不應當依據個人的好惡行事,而應當根據革命的利益行動。

  

  Ⅱ 革命者與革命同志的關系

  

  8.對於真正的革命者而言,隻有那些在工作中以實際革命行動表明自己是志同道合者的人,才能成爲我們的朋友和親近之人。而與這種同志保持何種友誼,對他真誠相待到何種程度,以及如何盡其他義務,必須視他對整個摧毀舊世界的革命實踐究竟有多大益處而定。

  

  9.革命者之間的團結是確定無疑的:這種團結是整個革命事業得以成功的全部力量之源。具有相同的認識水準和革命激情的革命同志應當盡可能地共同討論所有重大事件並步調一緻地完成任務。而在隨後的行動中,每一位革命者應當盡可能地單獨去完成指定的計劃,應當隻考慮自己負責的那一部分。在執行一系列破壞性行動中,每一個人必須自行獨立去完成任務,隻有在破不得已、單獨靠自己的力量無法保證勝利完成任務之時,才能去尋求同志們的幫助和建議。

  

  10.每一個革命者手上都必須掌握一些第二、第三梯隊的革命者。這些人都不是最忠實的革命者。革命者必須把這些人看作是由他經管的整個革命資本的一部分。革命者應當節省地花費屬於自己掌管的那部分資本,應當總是盡可能地從中獲取最大的利益。同時,革命者也要把自己看作是資本,是革命事業取得最後勝利所必須付出的代價。隻是,這個資本革命者自己在沒有爭得全體最忠誠的革命者聯盟的同意下是無權自行做主動用的。

  

  11.當某一位同志落難時,是否要營救他,對於這個問題的考慮必須完全摒棄任何個人情感,必須隻從整個革命事業的利益出發。因此,革命者必須慎重估量,營救出這位同志將會給革命事業帶來多大好處,而另一方面,營救行動本身又會使革命力量付出多大的損失。在權衡利弊的基礎上,革命者才可以做出最終的決定。

  

  Ⅲ 革命者與社會的關系

  

  12.接納一個新的成員進入革命組織,必須是全體成員完全一緻同意的結果。同時,這個新成員也必須用他的實際行動表明自己不是口頭上的革命者。

  

  13.革命者進入國家政府機構、上層貴族社會和所謂的有教養的階層並在其間生活,隻是爲了能盡快地徹底消滅這些階層。其間,倘若革命者有任何惻隱之心,那他就不配做一名真正名副其實的革命者。他應當不斷地對那個階層中的人或現存社會狀態、社會關系實施殲滅行動。他應當仇恨其間的一切人與事。最糟糕不過的就是其間有他的親人、朋友和愛人。倘若這些親情、友情或愛情能夠阻止他的革命行動,那他就不是真正的革命者。

  

  14.爲了能無情地消滅現存的社會,革命者可以甚至必須在這個社會中生存,把自己完全僞裝起來。革命者應當無孔不入,應當滲透到社會的所有上層和中層階級中去,滲透到商販、教會、貴族、官僚、軍人、文人、第三廳(即秘密員警)甚至皇宮裏去。

  

  15.應當把整個罪惡的社會劃分爲若幹等級:第一等級中的入是那些應當立即被處死的人。革命組織將擬定一個將被處死之人的大名單,這份名單的順序將依據這些人對革命事業的成功究竟有多大危害而定。擬定這份名單的作用在於,根據名單上這些人對革命事業之危害性的大小而決定暗殺他們的先後順序。

  

 

  16.在擬定這樣的名單並確立執行暗殺順序的過程中,革命者絕不是依據這些人個人的罪行,甚至也不是這些人在革命團體或人民群衆中所引起的廣泛的仇恨。他們的暴行和引起的仇恨甚至從某種意義上講是有益的,因爲可以更好地喚起人民群衆的不滿,催生人民的暴動。革命者應當根據有利原則擬定名單,即判斷出,殺死一位名人究竟會給革命事業帶來多少利益。因此,應當最先被處死的是那些對革命組織特別有危害的人,以及那些因其突然的暴死會給政府造成極度恐慌之人。將政府中有頭腦、有能量的人消滅掉,就會動搖政府的力量。

  

  17.第二等級當中的人暫時沒有生命危險。革命組織之所以暫時保留他們的性命,隻是爲了讓他們的惡行能夠喚醒人民群衆,促成不可逆轉的人民暴動。

  

  18.第三等級中包括了許多前兩個等級中的人。他們並沒有什麽特別的智慧,也沒有什麽特別的精力,但是,由於他們所處的社會地位,他們往往擁有大量財富,具有廣泛的社會關系、社會影響和能量。革命者必須盡一切可能利用他們;必須將他們牢牢地控制住,把他們弄糊塗,盡量掌握他們個人那些肮髒的見不得人的隱私,使他們成爲我們的奴僕。這樣一來,他們手上的權利、他們的影響力、關系,以及財富和能量就會成爲各項革命事業用之不盡的資源寶庫和有力的幫助。

  

  19.第四等級由一些貪求功名利祿的政府官員和各色自由主義者構成。革命者可以與他們合作,依照他們的計劃活動,做出盲目聽從他們指揮的假像,而後,在實際們功中將他們牢牢地掌握在手中,掌握他們的秘密,極力損害他們的名聲緻無法挽回的地步,從而迫使他們義無反顧地追隨我們,借他們的力量削弱國家力量,攪亂政府。

  

  20.第五等級包括教條主義者、地下工作者等革命人士。他們都是一些紙上談兵者,隻會在革命內部高談闊論。應當將他們不停地推向革命的前沿陣地,不斷地逼迫他們在革命實踐中拋頭露面,逼迫他們去應對冬種傷腦筋的困難局面,以此使他們中的大多數人無聲無患地消亡,從而使爲數不多的真正的革命精英得以保存下來。

  

  21.第六等級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等級,.專指各類婦女。應當將她們分成三個主要類別:第一類是一些頭腦空空的、沒有主見、缺乏精神支柱的女人,對于這類婦女,完全可以按第三和第四類男人去利用;另一類婦女是一些熱情似火的,忠心耿耿的,能力很強的女人,但她們還不是我們陣營中的人,因爲她們尚未形成真正的革命理念,尚不能自覺地從行動上而不是在口頭上去履行革命的職責。對於這類婦女,應當按第五類男人去利用;最後一類是我們自己的婦女同志,也即完全獻身於革命事業,完全接受我們的革命綱領的婦女。我們應當把她們視爲我們最珍貴的財富,沒有她們,我們將無法取得革命的最後勝利。

  

  Ⅳ 革命組織與人民的關系

  

  22.除了人民徹底的解放和幸福,革命組織沒有別的目的。但是,必須清楚,這種解放和幸福隻有通過摧毀現有的一切的人民暴力革命才有可能實現。革命組織必須想方設法全力促進社會的災難與罪惡的加深,並使它們彼此分離,從而使這些苦難與罪惡能夠最終逼迫人民失去耐性而自覺地起來暴動。

  

  23.革命組織不應當按照西歐的經典模式來理解俄國的人民革命運動。西歐的革命運動總是在私有財産問題和社會秩序即所謂文明與道德的傳統問題面前停滯不前。因此,到目前爲止,西歐各國的革命運動總是局限在推翻一種政治形式,並用另一種政治形式來替代它,企圖建立起所謂的革命政體。真正能夠拯救俄國人民的隻有那種從根本上消滅一切國家政體,顛覆一切國家政體的傳統秩序和俄國所有階級的暴力革命。

  

  24.因此,革命組織並非有意將某個組織自上而下地強加於人民。未來的革命組織毫無疑問將從人民運動和生活中産生。不過,這已經是後輩們的事情了。我們目前的任務隻是從事那可怕的、徹底的、無所不在的和毫不留情的破壞活動。

  

  25.因此,革命者在接近人民的過程中,首先應當團結那些在生活中最有反抗精神的群衆。他們自莫斯科大公國時期開始就從來沒有停止過反抗,並且從不停留在口頭上,而是以實際行動反抗與國家政權有著直接或間接聯系的一切:反抗貴族階層、官僚制度、神甫、商業階層、小攤販和人民的剝削者。我們必須與殘忍的強盜團夥相聯合,因爲他們是俄羅斯真正的唯一的革命者。

  

  26.把強盜團夥團結成爲一股不可戰勝的、無堅不摧的力量——這就是我們革命組織的目的、活動和任務。


, ,

Lignor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