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99  

 


 

我想先來談一下什麼是"悲劇性"。

悲劇的性質應該是兩個對立的角色發生正面衝突,各自都無法抽離依附在一項片面的、相對的真理上。可是如果將這片面的真理獨立來看卻又完全正當。雙方都願意犧牲性命來捍衛各自的真理,然而自己這邊如要獲勝,就要付出慘痛代價:讓對方徹底毀滅。所以雙方都同時有理又同時有罪。一旦『有罪』產生深刻的意識,那麼未來的和解妥協才有可能。

將人性重大的衝突從善與惡交戰的幼稚詮釋裡解放出來,並從悲劇的眼光去看待它,這就是我們心智壯闊的表現。(米蘭昆德拉-簾幕)

 

賽德克巴萊分為上下兩集,分別是太陽旗與彩虹橋,而這兩樣正是雙方所信仰的真理。不過這場戰爭賽德克人是注定要輸的,不管在武器上、人數上都處於劣勢,可是日軍在面對他們時也吃了很多虧,最後還得使用以蕃制蕃,才將他們逼上死路。但就是因為這樣的衝突,故事才會好看、才會壯烈。

這次的下集徐若瑄只露了幾秒臉,而另外一位溫嵐只講了兩三句話,但鏡頭是有多了一些,這兩位還是屬於插花性質,很可惜但也很正常,意料中的事。我印象深刻的是在族人上吊、鐵木瓦力斯在河邊激戰以及效果不錯的戰鬥畫面。因為要節省糧食成就男人,女人小孩老人紛紛上吊,這簡直是悲劇中的悲劇,以現在的眼光很難理解,這也如同日軍戰敗後逼迫一堆沖繩人跳崖一樣,弱勢者永遠都別無選擇,只能浪費生命完成大我; 坦白講死的很不值得,不過她們高興就好。

鐵木瓦力斯在河邊殺紅眼產生了莫那魯道的幻覺,讓觀眾想見他有多恨他。不過這有多恨不是我想提的,而是戰鬥中被壓到水中後透過水與光看著對方的臉而有的幻覺,我覺得這幕有創新、有美感!最後鐵木瓦力斯死的也很帥,僅被踩斜的槍給刺死(最終當然有斷頭)一點也不囉嗦。這有畫下完美句點~

第三是戰鬥部分,滿滿的槍林彈雨、弓箭四射、大砲飛機亂炸很有畫面張力,不過這次砍頭倒是少了很多,這有點可惜,總之以國片的製作經驗來講,能達到這樣的效果我認為可以給90分了,讓我一直目不轉睛的看下去,期待眼前日軍的創意死法。

不過我想提一下,劇情中刻意用鐵木瓦力斯的兒子提問來點出神話故事的盲點,賽德克人以彼此族人互相競爭獵場(互相砍殺)證明自己是勇者,來取得進入彩虹橋的門票。而重點是當小孩繼續追問下去:那進入後大家是不是都會變成好朋友?爸爸尷尬的回答:是!。我就在想這不過就是一場在人間的遊戲罷了,或許古老的神話要故意扭曲一個不能說出的真相,那難堪的真相或許那就是為了要減少土地的負荷吧!當人真是不堪阿~

最後我覺得很可惜的是的踏入彩虹橋那一幕,我認為那是美學的崩潰,彩虹橋既簡陋又醜,那大群人走在上面更醜,真的是很沒有美感。如果不要有那段而以實際的彩虹來取代畫面,剩下的就交給觀眾來想像不是更好嗎?有種草草了事的感覺....

總之賽德克巴萊這電影,在當初他說要拍時候坦白說我是不看好這題材的,覺得原住民的故事有什麼好看?而我們在平常生活中能看到的原住民,不是在做工就是表演唱歌跳舞; 可是在魏德聖的鏡頭下我們卻可以體會到原住民的另一面,瞭解到他們以前生活的樣子(現在制度剝奪了他們原本的生活方式以及信仰),彌補了很多對本土歷史的空白,也或多或少激起了興趣,有那種另眼相待的感覺。希望在未來的本土論述可以把這塊給補齊,台灣不只有漢人不要老是只有漢人生活的歷史!

, , ,

Lignor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