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昆德拉在小說"簾幕"中談到大國與小國對於文學以及其作家的看法。

他說小國族經常遭遇攸關存亡的險境,所以這些國族很容易的推銷自己的態度,好像在倫理道義上站得住腳。

又引用卡夫卡在他的<日記>裡談到的觀點。

卡夫卡從德國文學這個"大國"的文學角度來觀察猶太人的意第緒文學和捷克文學 ;他說,一個小國族對自己的作家特別表示推崇尊敬,因為在『敵意環伺的世界中』,他們為自己的小國族帶來驕傲。文學對於小國家而言,不像是『文學史上的事』,倒像是『人民的事情』 ;由於文學和它所屬人民相互間不尋常的滲透,所以便促進『國內文學的傳播,它和政治是共生的』。

接著他做出一個出人意表的結論:『在大國族裡的文學裡,那種只在底層玩玩,並非國族這棟巍峨建築一定得有的東西,拿到小國裡便是了不起了 ;大國族裡那種引起人群暫時聚集的事情,拿到這裡就可攸關生死。

 


這段看完後非常有感觸,這我就直接想到台灣的『台灣之光』亂象。套用上述講法,這小國未來生死未卜,所以急於推銷自己也可謂是理所當然!不過我還是認為這都是虛的,沒必要追求這樣。

我們把"文學作家"套用成台灣的"運動員"或者某些國際小競賽的選手也可以完全適用。你可以想想,大聯盟在美國發展一百多年了,一個投手是能有多了不起?球隊換投手簡直是家常便飯,可是在台灣就是不一樣了,好像搞的全民光宗耀祖似的,人人都可以沾光。然後媒體誇大其詞,說什麼王建民率領洋基出戰XXX,又說某某某是王建民的好朋友,王在失分的時候,他轟出個幾分砲幫王建民扳回一城....諸如此類的不要臉言論。我是看得很難過啦,但是很多人卻是津津有味,像是說到心坎裡~

又,美國之於世界出過多少人才,有過多少貢獻?愛迪生、林肯、福特、萊特兄弟、賈伯斯、比爾蓋茲...不慎枚舉,太多了!如果台灣幾個小選手都夠資格稱為國家的榮耀,那他們簡直是地球之光!這樣說對嗎?有沒有意義呢?自己想...

我要強調,我不是在批評王建民或者其他選手。而是一個大聯盟的投手對於美國觀眾而言真的沒什麼。沒有王建民,還多的是別的投手!沒有曾雅妮,之後一樣有人可以創她的記錄,所以那些都是屬於個人的榮耀,基本上與一般國人無關,麻煩別不知羞恥。難道你隔壁的小考100分,你也要放鞭炮、吃大餐慶祝?干你屁事~

不過話說回來,上述文章談到一個重點,就是文學史上的事情、人民的事情,最後通通扯到『政治』。

基本上所謂的台灣之光就是政治!以台灣人的目光淺短與媚俗,這點我非常肯定,就是政治沒別的~

, ,

Lignor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