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是電影『東尼瀧谷』中的兩句話,我看完後才驚覺,然後透過不斷的回想以前看過的事實或者戲劇來佐證,真的有這回事。當爸爸與當兒子是一種身分也是責任與義務,道德倫理甚至規範了彼此之間哪些該做與不該做的事。如果彼此雙方沒有按照默認的步驟去做,那後果就是家庭的不幸。而電影東尼龍谷故事的呈現除了好像是與生俱來的不幸外,他們的父子關係也沒有刻意去符合世俗的模式,他們甚至不會覺得很尷尬。

傳統家庭大家生活在一起,風險大家分攤的前提下,人倫關係只要照著做就好 ;爸爸幹嘛你就幹嘛,即便你這爸爸當的不好,也沒人會說你不像爸爸。我可以想到的例子就是,在電影戀戀風塵中主角阿遠的父親,他是礦工而在當時大概是因為停工的關係,就在家中遊手好閒等著工作的問題解決。這位父親就是很傳統典型的,就啥事都不管,幾乎都是媽媽在處理小孩的一切問題,那他對兒子有關心嗎,我只看到當阿遠要去台北時給了他一支錶。好像合格了,因為很多人的父親大概都是這型的,是有關心沒錯,但這夠嗎?

而現在這個人化的社會所有的風險自負,加上誘惑又一大堆,造成一堆個人需求需要去滿足,我指的是"自我實現"的部分。除了工作、家庭外你可能還會有些興趣、喜好去追求又或者討厭什麼而需要去逃避。當東尼瀧谷的老爸可能因為各種理由離開了兒子,去過自己的生活;當阿遠的父親平常壓抑著只能在跟朋友喝完酒之後,在回家的路上做些瘋狂的事情"搬石頭"取鬧,你可以去評斷對於個人來講,哪種比較好?

最後東尼瀧谷電影中的父子難得聚在一起,卻沒什麼話好講,但是傳統家庭中的父子聚在一起又有話講嗎?我看其實是差不多的。所以我們應該要拋開父親或兒子這種身分的迷思,沒人天生下來就該懂這些事情,就算懂也不見得能夠做得好,做得人人稱羨,那就算做得好又怎樣?又,在自我實踐的部分一定只能放棄或者只能等很老很老之後才能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嗎?這也太痛苦了。

其實我對於家庭關係並沒有什麼個人立場,而覺得目前的情況並沒有不好,只是我想問有沒有改變的可能?例如有本小說"我們",在故事中完全沒有家庭這回事,每個人都是被國家給製造出來,然而他們也還是人,生活也還是一樣,不過情感關係很疏離,人與人、人與社會都只是靠著權利義務來連結。可是我卻對這其中的可能性產生好奇,我覺得目前確實有朝這種方向前進的趨勢。

昨天看到一則新聞,說有個爸爸利用子女的裸照來幫汽車旅館宣傳,後來被貼上網路遭到大家的撻伐。記者訪問到父親,他卻很無奈的表示他不認為這有什麼錯,大概是認為對於小孩子的裸體沒有罪惡感吧。可是別人可不這麼想,這事件最後被"內政部兒童局"來調查!兒童局就是國家介入個人家庭的一隻手,我不否認它可以保護一些人,但這就是干預了。干預那爸爸的這個天職,傳統這個職務應該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兒子該怎麼管是父親的責任才對,不管最後他教出天才或者是罪犯者,然後丟給這國家社會來使用。但是我們的國家只要天才,不要罪犯或者是一些被搞成身心受創而需要被照顧的公民,然後打著人權的招牌趁早把手伸入家庭,防止憾事發生!這對嗎?好像對,也好像不對...

最後我要問這位新聞中的父親適合當爸爸嗎?不知道,可是他確確實實是爸爸阿!回到文章開頭的兩位對照的父親,他們是爸爸嗎?是阿。但他們合格嗎??

, ,

Lignor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