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米蘭昆德拉的小說"不朽"中談到加法與減法的自我,靠這兩種方法來培養自我的獨特性。

書中兩位姊妹,分別是阿涅絲與蘿拉。姊姊阿涅絲是減法的自我,把一切外在的、借來的特性都從『我』中減去,好讓自己接近『我』的純粹本質。蘿拉的方法是為了讓『我』更容易看見,更容易讓人理解,也更有內涵,她不停的給『我』加上新的屬性,而她自己則努力去認同這些東西。

蘿拉離婚後想養隻小動物,本來打算養狗,但陰錯陽差養了貓,是暹羅貓,很漂亮但脾氣很壞。蘿拉與牠相處越久,她也就不斷的把牠的重要性提高;她到處誇這隻貓的優點,強迫大家喜歡牠。而她在這隻貓身上看到美好的自主性,看到自尊心,看到貓的舉止無拘無束,還看到永遠不變的魅力;她在貓身上看到某種典型;她在貓身上看到自己。

蘿拉的個性到底像不像那隻暹羅貓,其實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把這隻貓刻在象徵個人的紋章上,貓於是成為她的自我屬性之一。

凡是運用加法培養『我』的獨特性的那些人,都逃不過這奇怪的悖(ㄅㄟˋ)論:他們努力的運用加法,為的是要創造出一個獨特地我,但他們同時也成為這些屬性的宣傳者,他們用盡全力,卻把力氣耗在增加跟他們相像的人數,並且讓數目達到極大值;結果,這些人的『我』的獨特性就這麼消散了。


我覺得這幾段很有意思,這是一種判斷與觀察"人"的方法,當然也可以問問自己:我是加法還是減法的『我』?

基本上年輕人大多都是屬於加法的自我,因為太容易受到偶像或者某些偉人的影響了。他們也確確實實會成為那些屬性的捍衛者,當他們自己以為屬於某些特異獨行的小圈圈時,其實小圈圈正在慢慢擴大,到最後就越來越沒有意思。

 

 

 

, ,

Lignor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