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國人在朝鮮做生意的親身經歷
(好好瞭解下真實的朝鮮,作為中國人還有臉面說要朝鮮人感謝嗎?每次看到朝鮮的恐怖情景,我都深深的觸動,不僅僅是作為人的本能,更多的作為中國人、、、推薦韓國電影《北逃》)

十幾年前的朝鮮是個供給制國家,沒有自由買賣的商業和貿易,一切商業活動都是國家行為。老百姓衣食住行的生活必需品都是靠供給。在朝鮮的工資改革前,一般的工人的工資不超過100朝鮮人民幣。可即使這些錢他們也花不完,因為沒什麼東西可買。朝鮮的商店營業員大概是最清閒的職業。我們有時候會去逛他們的商店,偌大個商店往往就一兩個營業員。因為他們不用賣貨,根本就沒什麼東西賣。所有的東西都是陳列品。偶爾會遇到有配給的衣服。朝鮮人會帶一個紙條,交給營業員,然後領取個背心什麼的。 
   
    朝鮮人大都很有禮貌。見面握手時會向你鞠躬。上下級的關係不是向我們這樣很平等。下級很尊敬上級。上級可以罵下級。就象我們通常說的:官大一級壓死人。 
    朝鮮這個國家是個外表和實際反差最大的國家。如果你做為一個遊客,隨組織好的團隊到朝鮮做短暫的旅遊,那麼你所見到的一切都很美好。旅遊線路經過的地方,農村的集體農莊住的都是樓房。你下榻的賓館,服務員會精心熱情地為你服務。到學校參觀,你會看到天真爛漫的兒童為你表演節目。平壤的整潔的市容,美麗的景色,都會令你驚歎。總之,你所見到的一切都會感覺朝鮮人民很幸福,這真的是一個欣欣向榮的社會主義國家。 
   
    等你真正深入到了它的內部,你看到的真實情況和那些表面的東西相差甚遠。 

    把朝鮮的婦女作為第二篇是因為我對朝鮮婦女的印象太深刻了。以前我和大家一樣,只能從電影上看到朝鮮婦女的形象。比如南江村婦女的勤勞勇敢,賣花姑娘的美麗善良,鮮花盛開的村莊裡的姑娘們的活潑可愛,這些都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朝鮮婦女堪稱世界上最偉大的女性,她們具備婦女所有的美德。可是在貧窮的國家裡,婦女們卻遭受著更大的苦難。 

 1997年以後的三年裡,朝鮮因自然和人為的各種原因,經濟處於頻臨崩潰的邊緣。這段困難時期,朝鮮官方稱之為苦難的行軍。最嚴重的是缺乏糧食,沒有市場經濟,吃供應糧食的城市居民,居然幾個月都領不到供應糧。朝鮮官方封鎖一切真實的消息,無從知道那三年究竟餓死了多少人。從熟悉的朝鮮人口中得知,許多地方連樹皮草根都吃光了…… 
   
    當時我們每天都要把大量的糧食源源不斷地運到朝鮮。我每天都去朝鮮辦公,送糧的卡車到朝鮮後,要辦理一些過境手續,然後交給與我們合作的朝鮮商社。朝鮮婦女是各種重體力勞動的主體。每次卸車搬運糧食的都是朝鮮婦女,而那些男人們往往都在點數,記帳什麼的。朝鮮的婦女大都身材矮小,瘦弱。扛一袋麵粉走路,雙腿會不斷地顫抖。卸一車糧食,她們往往大汗淋漓。每次卸車我都不忍心看這些婦女勞動的場面。我通過翻譯瞭解到,其實這些婦女來做這麼重的體力活,只是為了多掙點糧食,她們每天有300克的糧食的定量,如果來幹活就可以掙到500克的糧食。 
   
    按照我們現在每天所攝入的食物,300克大概也足夠了,可朝鮮不同,他們副食匱乏,整年都吃不到肉,在太陽節,也就是領袖金日成生日的時候才供應兩塊豆腐。肚子裡沒一點油水,因此他們的飯量都很大。當兵的定量最高,每天600克,也是照樣不夠吃。那些年,見到的所有的朝鮮人,大都黑瘦。有人開玩笑說,朝鮮除了金日成父子以為,沒有第三個胖子。 
    
    於是,我每次運送糧食的時候,都要帶上幾箱麵包和餅乾之類,卸車的時候,先發給這些婦女,讓她們吃飽了再幹活。可發給她們的時候,她們都不吃,把麵包放到衣服裡,帶回家給孩子吃。可惡的是那些當官的等我們走後,經常搜查她們,麵包統統收上去供他們享用和支配。我知道了以後,非常憤慨。因為這些商社的頭頭都很富有,我們和他們做生意,都送給他們很多禮品,而且每單生意都有回扣,用美圓支付。即使這樣,他們卻連婦女們的一點麵包都不放過。下次過去時我只好多帶食品,先給頭頭幾箱,然後給婦女們分發,關照她們先吃下去,幹完活以後再發給帶給孩子的。因為我曾經挨過餓,我知道挨餓的滋味,雖然每次要多花上幾百元錢,但覺得心裡能好受一些。 

    朝鮮的勞動婦女在外面要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回家還要最全部的家務。在朝鮮,誰家的男人如果做了諸如洗衣服這樣的家務活,那是會被人笑話的。男人回家以後什麼都不做。女人背著孩子要做飯,洗衣服,打掃衛生。飯好了以後,要服侍男人和孩子先吃,自己往往就在灶房裡吃幾口。千百年來的傳統使得這些朝鮮婦女任勞任怨,從來不抱怨命運對自己的不公平,每天就這樣辛辛苦苦的勞作著。 
   
    在貿易活動中,我也接觸到一些上層的婦女,比如在國家對外經濟委員會工作的女性,都受過良好的高等教育。我認識的一位元文女士,曾經在北京大學留學,在朝鮮駐中國大使館工作過八年。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每次和她面談,她總是溫文爾雅,彬彬有禮,穿著得體,舉止大方。她在朝鮮的女性中,社會地位算很高了,可她身上看不到一點點驕嗔,一點點傲慢,這大概就是朝鮮婦女的可愛之處。 
   
    朝鮮婦女在整個社會活動中擔負著很重的社會責任,各行各業女性都發揮著很重要的作用,比如女軍人,女員警,女工程師,公務員,工人,農民。她們共同的特點是吃苦耐勞,溫柔善良。因此有人說朝鮮男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如果你能機會接觸一些朝鮮女性,也會同意這個說法的。 
     
在朝鮮苦難的行軍??糧食短缺,基本的生活物資極度匱乏。人們在生死線上掙扎。 
   
    那時候我差不多每天都要到新義州去。新義州的飯店很少,我們只能在海關旁邊的一個飯店吃午飯。而這個飯店每天中午永遠都是煎牛肉。這是朝鮮風味的一種吃法。就是在一個平底鍋上放點油,在上面煎切好的生牛肉。然後蘸調料吃。再有的就是朝鮮泡菜。主食是朝鮮冷面或米飯。這種東西偶爾吃一次還可以,每天都吃就不行了。到後來幾乎聞到牛肉的味道就要吐了。在那裡吃飯一般都是朝鮮客戶請我們。他們帶支票就可以結算,而且價格很便宜。如果我們自己結帳,四個人吃一頓煎牛肉,大約需要50-60美圓,貴的令人咋舌。但是又不能回去吃飯,雖然一分鐘就能回國,可來回海關檢查的手續煩瑣,要耽誤很長的時間。 
   
    為了解決中午的吃飯問題,我們就經常去熟悉的華僑家裡吃飯。那時候朝鮮海關管理還不是很嚴,我們可以開車到華僑家裡去。新義州的華僑都做些邊貿生意,因此都很富,家裡吃的用的都是從國內帶過去的,應有盡有。在華僑家裡吃飯就象在自己家裡一樣,想吃什麼都行。 

    一次我從華僑家裡吃飯出來,看到一個場景,令我吃驚。華僑家住的是平房,有一個小院子,大門外的路旁有一條排水溝。華僑家的下水也流到這個排水溝裡。時間長了下水流出的地方形成了一個小水坑。一些食物的殘渣就會沉澱在那裡。我走出大門,看見一個中年男子用手在小坑裡撈那些食物殘渣,然後送進嘴裡。那人看見我出來連忙用手搽嘴。手上的污泥反而把臉也弄髒了。他低著頭要離開,我喊住他,轉身回到華僑家裡,拿了兩個饅頭遞給他。他看見饅頭雙手接過去,一面哭一面說著感謝的話,向後退著深深地鞠躬,退出去十幾米後才轉身離開。看著他的背影我的眼睛也濕潤了。 

    我的翻譯鄭先生是個朝鮮族,他的父親在解放前到了中國,叔叔還留在朝鮮新義州。他在做外貿以前也從來沒有到過朝鮮,只知道朝鮮還有個嬸嬸和堂兄妹。我們每天出入海關的時候,都會看到圍欄外面有一些人站在那裡翹首張望。這些大都是在中國有親戚的朝鮮人,他們期待著能遇到他們的親戚,或者能給中國的親戚捎個口信什麼的。這裡面就有鄭翻譯的堂弟。他有閒暇就到海關門那裡去站著,希望能遇到親人。也不知道站了多少天,有一次,從來沒見過面的堂兄弟終於碰面了,堂弟大哭,說這下可有救了。 
   
    鄭翻譯把他的堂弟介紹給我,他是一名船員,每月工資100朝鮮幣。在當時朝鮮的工人當中算是很高的工資了。可100元朝幣在民間的兌換價只相當於我們5元人民幣。在新義州的黑市上僅僅可以買2斤大米。看他面目黝黑,眼窩深陷就知道處於極度的營養不良之中。此後,我們每次過江都要給他和他的家人帶一些吃的東西。有一次我問他什麼東西可以在黑市上賣好價錢,他說香煙。我第二天買了兩箱紅玫瑰香煙,送給了海關一箱,另一箱送給了堂弟。 
   
    大約一個月後的一天,堂弟在海關大門前等到我們。要我一定要去他家吃一頓飯。他說為了這頓飯,籌備了好長時間。他年邁的母親冒著被抓的危險,到義州的親戚家去弄了點糯米。要給我做一點打糕吃,表示他全家的謝意。朝鮮人從甲地到乙地是不可以隨便走動的,必須由員警部門開通行證,沒有通行證隨便走動抓住就可能坐牢。我說真的不必冒這麼大的危險去為我準備一頓飯。他說你給我的一箱香煙,我一盒賣了50朝幣,一共賣了25千朝幣,等於我20多年的工資了,我們家把你當作了救命恩人。我告訴他,這煙在中國每盒是5角錢,兩箱500元。我每天過來都差不多要花這麼多錢來救濟難民,你不必放在心上。儘管他是真情實意的請我,我還是沒去吃那頓飯。因為在朝鮮,如果朝鮮人私下裡和中國人接觸就會被國家安全局的人調查,很可能為這一頓飯就會給他全家帶來各種各樣的麻煩。 
   
    朝鮮的兒童很可愛也最可憐,普通家庭的孩子根本吃不到糖果餅乾之類的食品。孩子病了,媽媽背著孩子到華僑家裡花5元錢買一塊糖給孩子吃。或者花一塊錢買一粒糖精回家化點甜水給孩子喝。 
   
    我的一位姓桂的同事也是朝鮮族,他的姐姐和弟弟在新義州。稍信過來說,快點來吧,再不來我們就要餓死了。老桂急忙申請探親。以做貿易的名義帶了一噸大米和各種日用品。過朝鮮海關的時候大米被克扣的只剩了幾百斤。這對姐姐弟弟全家來說也是救命的糧食。姐姐的小孫女整天圍在舅爺身邊,生怕舅爺走了。孫女說舅爺來了就有米飯吃,走了就沒有了。老桂返回的時候,身上穿的西裝、襯衣、皮鞋都被親屬要去了,他穿著褲衩背心。穿著拖鞋,身上套了件風衣回來了。 
   
    在這種艱難困苦的情況下,朝鮮的民眾並不抱怨政府。他們說這些都是美帝國主義造成的。是美國封鎖我們,使我們這麼困難。朝鮮的普通老百姓對外界的情況一無所知。他們只能收聽到自己的廣播和電視。我曾和一個老者交談,我說你生活的怎麼樣,他說:我們的生活就象天堂一樣,都是慈父領袖給我們帶來的幸福…… 
   
   蒙昧的國民 
   
    朝鮮的老百姓真的以為他們生活在天堂裡,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他們的收音機沒有短波,只能收聽到平壤台的廣播。電視機的頻道是固定的,也僅僅能夠接收平壤電視臺的節目。電視和電臺的主要內容就是歌功頌德。歌頌偉大領袖金日成的豐功偉績。把一切好的事情都歸功於偉大領袖。早在上世紀70年代,擔任中央文化藝術部長的金正日就創立了無矛盾衝突的主體藝術,利用各種文藝形式頌揚金日成。80年代,金正日又系統總結了金日成的自立、自主、自衛的主體思想,形成了一整套的理論體系。 
   
    再就是反對美帝國主義。他們把遇到的一切困難都歸罪於美帝國主義。他們利用這種宣傳緩解國內的矛盾,挑起國內人民對美國的憤慨。
朝鮮沒有經過政治動亂,自1948年建國,50多年來他們嚴格控制意識形態,不間斷地向他的人民灌輸一種思想,使得老百姓對領袖的崇拜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 
每個朝鮮人都必須佩帶金日成的像章,而且以能夠佩帶這個像章為榮。帶像章也是有等級的,級別越高帶的像章越小,越精緻。我曾被贈送過一枚金日成的像章和一套中文版金日成回憶錄。說是對朝鮮的經濟建設做出突出貢獻者才能獲此殊榮。 
我過他們海關之前就把像章帶上,海關人員問,你怎麼會有我們偉大領袖的像章?我說,是你們國家贈送給我的呀。他們肅然起敬,從此不對我搜身。而對其他人往往就象上飛機進行安檢那樣嚴格。後來才知道,那種樣式的像章只有他們國家安全部的人佩帶。 
在朝鮮看電影,如果鏡頭上出現了金日成的鏡頭,全場會立即起立鼓掌。和貿易人員如果談起他們的偉大領袖,你會發現他們眼睛裡馬上都會閃出淚花。他們說是領袖給了我們一切。他們把金日成稱為父親,金日成的生日為太陽節。你接觸任何一個朝鮮人,對慈父領袖的感恩之情都會溢於言表。 
199478日,金日成去世了。2200萬朝鮮人好象天塌下來了一樣。我們外貿公司向朝鮮的平壤、新義州等地運送了大量的鮮花。一時間丹東的花店和當地種植的鮮花全部售罄。只好從廣州空運鮮花。我也隨丹東各界到新義州進行弔唁。只見新義州站前廣場,金日成的塑像前,鮮花堆積成山,成千上萬的朝鮮民眾在塑像前跪拜,哭聲連成一片。擔架隊不斷地往外抬哭暈過去的人。救護車繁忙地穿梭。這場面大概只有在朝鮮才能看得到。 
除了正面的灌輸引導還有嚴酷的法律。朝鮮的任何部門、任何單位都會有國家安全部的派駐人員。我們進行商務談判,國家安全部的人也會參加旁聽。因此我們在談判時從來不談論政治問題。朝鮮還實行保甲連坐制度,如果你聽到別人說對政府的不滿言論不報告,也要受到連坐。據在朝鮮的華僑講,哪個人如果今天說了對政府不滿的話,一夜間這一家人就失蹤了。具體被送到了什麼地方誰也不知道。朝鮮在經濟極度困難,老百姓民不聊生的情況下,居然沒有人說一個不字,與他們嚴格地控制輿論和嚴酷的刑律有關。 
個別的人餓的實在不行了,覺得橫豎是死,也有鋌而走險越境跑到中國的。但朝鮮在中國的耳目也很多,他們一旦知道這個人在中國的某個地方,就會照會中國邊防。中國邊防根據兩國之間的協定,只能把越境的朝鮮人送回去。在朝鮮,越境出逃就是叛國罪,要處以死刑。來接人的員警不用手銬。過來後就用8號鐵絲從逃跑者的手心穿過去,把手綁在一起押回去。回去後,要把叛逃者的親屬和鄰居都召集在一起,讓他們親眼看著把這個人絞死或者槍斃。 
在丹東有個中朝合資興辦的酒店。酒店所有的女服務員都是從朝鮮派來的漂亮姑娘。他們在朝鮮都受過大學教育,人人會說中文,各個能歌善舞。既溫文而雅又活潑可愛。面對這群宛如天仙的朝鮮姑娘,不知道多少大款垂涎欲滴,想各種辦法要把她們弄到手,可沒有一個得逞的。那些朝鮮姑娘給多少錢你也領不走。原因是她們都是忠於國家忠於領袖的堅定分子才派出國。另外,如果她們有了不軌的行為就會受到嚴懲,如果她們叛逃了,她們留在國內的全家人都會遭殃。 
即使朝鮮的外交人員,夫妻都在國外,孩子也要留在國內,叛逃了留在國內的人質就遭殃了。 
在朝鮮,能派出國的都是國家非常信任的人。出國回去後,要經過長達一個月的集中洗腦。他們在國外的所見所聞只能爛到肚子裡。 
我曾經接待過一個平壤國家級商社的朴科長,這個人很年輕,30歲出頭,他第一次出國。入境後我請他吃飯。一頓飯沒吃完,就開始腹瀉了,連續上廁所。原因是他平時吃的都是鹹菜,肚子裡沒一點油水,冷丁吃了這麼多油膩的東西,胃腸接受不了。等住到一個星期,氣色就變過來了,臉也紅潤有光澤了。 
我給了他5000元人民幣,讓翻譯帶他到商店選購自己需要的東西。翻譯回來和我說:那朴科長到商店一看就傻眼了,中國怎麼這麼多東西呀?他感慨地說他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決不會相信中國現在物質這麼豐富。因為他們平時聽到的對中國的宣傳根本不是這個樣子。他看見我們的居民都把自行車放在樓下,晚上也不搬到屋裡去。就問:晚上自行車也不往回拿,不怕丟嗎?我的翻譯說:我們這裡現在誰偷自行車呀,都偷汽車。朴科長哦了一聲說,大概這就是共產主義吧。 

我的公司就在鴨綠江邊上,星期天這個朴科長坐在江邊的臺階上,望著對岸他們自己的國家發呆,足足坐了一個上午。我問他在想什麼,他說:我在想,我們國家為什麼這麼窮呢?我笑著說;這個問題只能讓你們的最高司令官金正日同志來回答。 
為什麼貧窮是呀,朝鮮為什麼這麼貧窮呢?我有時候也在想這個問題。造成朝鮮經濟嚴重困難的原因應該是多方面的。我不是經濟學家,也不是朝鮮問題的專家,這個問題應該是由他們去研究。我只能直觀看到一兩個側面。 
首先,朝鮮多年以來是靠中國援助才得以生存的國家。中國志願軍1958年撤出朝鮮以後,朝鮮軍隊的裝備仍然是中國無償供給的。在丹東有一個部隊的武器交接所。他們把朝鮮部隊需要的武器運過去,把使用壞了的拿回來,修理好以後再返回去。 
我無從考證這段記載的真實性。但由於吃大鍋飯,農民的積極性調動不起來這是事實。農民養豬可以,但不能自己宰,要交給國家。這樣農民就沒有養豬的積極性了。在插秧的季節,我們會看到城市裡的工人,人民軍戰士都到農村去支援農業。這種情況和我們以前是一樣的。再加上那三年的旱澇災害,生產資料短缺,造成基本上顆粒無收。基層幹部虛報產量,僅有的一點糧食都上繳了,人民肯定就要餓肚皮。這些在我們國家也都曾發生過。 
從歷史的角度看,金日成執政後朝鮮人民的生活和舊社會相比顯然是有進步的。可高度公有制帶來的一系列弊病,以及官員的腐敗等等人禍,再加上天災,造 
金正日掌權以後,曾先後三次到中國訪問,學習借鑒中國改革開放的經驗。2002年朝鮮取消了供給制,大幅度提高了工人工資,從平均工資110元提高到2000元。同時開放物價,取消糧食等生活用品的國家補貼。初露了改革的端倪。工廠實行獨立核算制,合作農場實行分組核算制。在開城建立了工業園區,吸引韓國客商投資。在新義州擬建立特區,任命荷蘭籍華人楊斌為特首,後來因楊斌被中國警方逮捕,新義州建特區計畫擱淺。現在朝鮮的經濟比前幾年有了好轉,老百姓基本上可以吃飽飯了。市場經濟開始露頭,單位團體也可以從事一些商業活動。但總體上看,朝鮮改革的步伐還不是很大,成效也不是很顯著。 
賺錢不容易 
初次踏上朝鮮的國土,是懷著一種特殊的感情和朝鮮朋友打交道的。因為我是軍人的後代。我的父輩曾經在這片土地上流過血,負過傷。他們經常會提起在朝鮮戰爭期間和朝鮮人民形成的那種用鮮血凝成的友誼。這些東西從我小的時候就潛移默化地感染著我,使我從骨子裡就把朝鮮人看做是我們的朋友和兄弟的關係。因此,同朝鮮人做生意在感情上與同日本人做生意是不一樣的,因為朝鮮人是我們的朋友。因此和朝鮮朋友做生意講信譽講信用是我的基本信條。 
與我們打交道的朝鮮商社分兩部分,一部分是國家級的大商社,這些商社出來洽談貿易的人員一般都有很高的政治素養和業務水準。各個訓練有素,很多人會講漢語和英語。精通外貿業務,對中國的情況也非常熟悉。這些人應該是他們國家的精英。另外一部分是一些行業以及地方成立的商社,這些商社是朝鮮經濟不景氣以後,中央批准成立的。這裡面出來的人的素質就良莠不齊了。 
在貿易形式上,90年代初主要是易貨貿易。當時朝鮮能出口的大多是資源。比如礦產品和有色金屬以及水產品等等。他們通常是把商品運到口岸,我們過去看貨後,談好相互的價格,然後交換商品。 
朝鮮人對我們國家的物價瞭若指掌。我國對朝鮮人入境後的管理比較松,他們過了中國海關以後哪都可以去,不受限制。因此他們有大量的人在中國搞經濟情報。對我們各種商品的出廠價、批發價、零售價都摸的一清二楚。這些情報匯總到他們的國家經濟委員會。然後制定出他們國家進口中國商品的統一計畫價格。出口商品的價格政府也規定的很死,誰也沒權更改。各商社必須執行。他們進口的計畫價格往往就是我們產品的出廠價,已經把我們中間商的利潤擠的一點都沒有了。因此在價格上很難賺到朝鮮人的便宜。 

可做生意就要賺錢,不能做賠本的生意呀。易貨貿易賺錢的訣竅是從數量上找。比如我們進他們的廢鋼材。汽車過去的時候就把香煙食品帶足。先和商社的人員達成默契,再和現場所有的工人都搞好關係。給他們飯吃,供他們煙抽。在每台車檢斤的時候他們自然就會多給一些。貨物運回去以後,也要靠同樣的方法,海關、商檢層層打點。少算點重量,少收點費。這樣下來等到貨物出手,能有少許利潤也就不錯了。賺錢不容易呀。 
儘管如此,咱不胡弄人,以誠相待。給人家發商品既保證時間又保質保量,再加上人事關係搞的好,做生意不黑,有錢大家賺,出手大方。認可自己少賺點,多給對方讓利,多給一點回扣。方方面面的人都不虧待。交的朋友多了,接觸的商社也逐漸增多,貿易量不斷增加,開始做一些額度大一點的現匯貿易。 

邊境貿易屬於民間貿易,並不是國家政府之間的貿易。我們國家不接受朝鮮銀行的信用證。我們和朝鮮商社只能易貨或現匯貿易來進行。朝鮮沒參加國際仲裁組織,也沒參加世貿組織,如果雙方發生了貿易糾紛,沒有仲裁機構來受理這些案件。只能雙方交涉。zgzf也沒有相應的機構來保護邊貿企業的經濟利益。這就構成了中朝之間邊境貿易的風險性。 
在中朝開展邊境貿易的初期,中國的公司就有落馬的了。92年2月16日是金正日的生日,朝鮮的一家商社按朝鮮每戶居民一台的數量和丹東的一家公司定購了價值上億元人民幣的石英鐘。T/T付款(既貨到付款)。在銀行的支持下,貨物按期發出了,可貨款卻遲遲不支付。從此這家公司就走上了漫長的討債之路。幾年下來,朝鮮各商社欠中國公司的貨款就高達幾億美圓。 
我是個小公司,扛不起欠款,因此從做朝鮮生意開始就戰戰兢兢謹小慎微,生怕一不小心掉進陷阱。認可少賺錢也要一把一摟,做一單清一單。每每還慶倖一下自己,向同行炫耀一下,我的公司一沒有銀行貸款,二沒有朝鮮欠款,諸葛一生惟謹慎呀。 
93年,我認識了朝鮮國家安全部所屬商社的姜社長。此人36歲,中校軍銜。他不是專業的外貿人員,做生意也象個軍人,和他談判沒有其他商社的那些繁文縟節。做事情幹練痛快,說了就做。有時候連合同都不簽,有什麼貨你拉去就是了,賣了錢再回貨。我也是誠心誠意地和他做,彼此合作的很愉快。後來我邀請他到丹東訪問,高規格接待,回國時我送了他價值5萬多人民幣的禮品,拉了一卡車,家用電器,吃的用的一應俱全。臨行前,他握著我的手說,以後我們就是兄弟了。你就是我親哥哥的一樣。
我這個朝鮮弟弟在新義州確實是個有能量的人,因為他在國家安全部的特殊身份,使得一般的朝鮮人都很怕他。有個華僑告訴我,薑在我們這裡是個他想讓誰死就能讓誰死的人物。朝鮮老百姓遇到他都低著頭不敢看他。
他手裡並沒有貨,看到別的商社的貨他就把貨要過去發給我,那些商社不敢不給。等回貨的時候他再給那商社一部分,他自己賺一部分。曾經一度朝鮮允許出口桑蠶繭,薑給我發了大量蠶繭。丹東只有少數幾家公司能進來蠶繭,江浙一帶的絲綢原料供應商蜂擁而至,主動要求把錢先存到我的帳面上,弄的我公司門庭若市。 
他還給我發了大量的廢鋼。每次都是主動先給我發貨。鋼材每次一個整列。貨到後,我把貨物賣出去,再根據他提供的清單把他需要的貨物運回去。既不需要我的本錢,還有可觀的利潤。他還幫我做了一些協調工作,因此和其他商社的生意做的也很順利。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年多,生意蒸蒸日上,進出口貿易額躍居本地前三名,受到市政府的嘉獎。 
古人雲:福兮,禍之所伏。在一片興旺發達的形勢下,危機已經悄悄地向我走來。 
1994年的春節剛過,在與姜社長會談的時候,他取出一個樣品交給我,說這是一個重要的定單。我看了樣品,是人造革。薑說今年415日,我們偉大領袖金日成過生日的時候要舉行閱兵式。要為參加閱兵的戰士加工一批武裝帶。這是一項政治任務,必須在310日前交貨。 
  
兩天后我找到了這種人造革的生產廠家,摸清楚了工廠的生產能力和品質情況,帶了工廠的樣品,到新義州繼續談判。對方看了廠家的樣品表示滿意,我向他們報了價格。根據對方需要的數量,貨款總價50多萬美圓。可對方提出的接受價比我報的價格要低。並且貨款用鋼材支付。如果同意他們的價格,這批貨我大約要虧損1萬多美圓。 
經過幾番交涉,對方堅持他們的接受價格。薑說知道這個價格你們做不下來,這次的虧空以後一定給你補上,希望你能支持我一把。考慮到我們長期合作的關係,最終我做了讓步,明確表態:承擔虧損10萬人民幣,讓你把這次任務完成。當即簽定了合同,合同規定朝方的鋼材在31號以前運抵丹東大東港。收到鋼材後,310日我方用汽車發貨到新義州。 

回來後,我們認真研究並確定了這次供貨的原則。這次供貨數額較大,總價超過400萬人民幣,而且還不賺錢,純粹是為了幫姜社長完成任務。因此一定要控制風險。我們事先已經計算好了,只要朝方的船一到,馬上通知廠家生產。抓的緊一點,10天之內可以保證交貨。因此在合同上,朝方比我們提前10天交貨,對我們是有利的,既可以控制風險,也可以避免朝方到貨後我們不能按期交貨。 
臨近朝方交貨期的前2天,朝方發來傳真:發運鋼材的船已經抵達南埔港,因為船有故障需要檢修,估計發船時間要向後推遲。接到傳真以後,我們感覺事情有蹊蹺,決定按兵不動,先不通知廠家生產。看看對方什麼反應。 
轉眼間310日到了,我和公司的人一起過江與姜社長見面。發現薑面容憔悴,嘴邊已經起了一圈水泡。因為他在昨天的晚上已經接到在丹東的朝鮮人的電話,得知我們並沒有裝貨。急的一夜沒睡覺,嘴也起泡了。薑見到我就氣急敗壞地發起火來。質問我為什麼不發貨過來。我說是你們沒有按期執行合同,31日前你們的鋼材沒發過來。是你們違約了。 
薑把我領到海關的外面讓我看。那裡一字停了一排兵工廠的軍車。他說:你看,這些車都是在這等著拉這批貨的,已經到了三天了。如果這次任務完不成,我的腦袋就掉了。我的3000噸鋼材已經在南埔港開始裝船了。船名是XX號,價值70多萬美圓的貨全部給你。從來都是我先給你發貨,怎麼就這次你先發一次難道就不行嗎?在這種生死關頭,你還強調是誰先違約,你還算什麼哥們兒? 
看到薑急的象熱鍋上的螞蟻的樣子,我問薑:你還有多少的時間?薑說:最長不能超過10天,如果超過10天,即使貨到了,加工成皮帶也來不及了。那樣我就死定了。我說:那好吧,我明天答覆你 
回來後的當天晚上電話通知平壤的朋友,明天第一時間趕到南埔港,看看是否有XX號船在裝鋼材。中午時分,傳真過來了:南埔港上確有XX號船在裝鋼材。發貨人和收貨人不詳。 
從下午開始我們一直研究到深夜。討論究竟發不發貨。會上我的兩個朝鮮族翻譯已經急的情緒激動了。他們說:姜社長從來都是講信用的,從來都是先給我們發貨,這次如果他交不上貨,這麼大的政治任務讓他給耽誤了,朝鮮可不慣孩子,肯定掉腦袋了。我們說什麼也應該發貨。 
朝鮮族翻譯儘管是中國人,但在一些重大的利益問題上他們往往傾向於朝鮮。朝鮮是個單一民族的國家。他們把中國的朝鮮族都視為他們的同胞。我帶朝鮮族翻譯去朝鮮,與朝鮮客戶見面握手的時候,他們向我的翻譯說:歡迎你回祖國來。我笑著問翻譯:你到底是中國人還是朝鮮人?翻譯回答說:在中國我就是中國人,在朝鮮我還是朝鮮人。由此可見他們之間??有傾向性。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用了4個翻譯,朝鮮族和漢族的各兩個。以防止出現一些偏差。 
我們討論的交點是這次究竟會不會是一個騙局。反復斟酌,卻又找不出可疑的跡象,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政治任務,兵工廠的車在等著拉貨是真的。3000噸鋼材,南埔港的船在裝貨是真的。 
大家一起分析,如果不交貨,我們真的有可能失去姜這個朋友,也失去這個客戶。對今後來講,這對我們是個很大的損失。如果交了貨,最壞的可能,就是鋼材不過來。那我們就損失慘重了。公司可能會因此破產。不過也有人提出,即使出現了這種情況,就薑和我們這麼長時間的關係,薑絕對會有個說法的。憑薑的能力,在今後別的的貿易中也能把這筆款還上。
  
權衡再三,我想,如果我們現在不發貨,薑真的被處理了,那我們就對不起薑了。如果真的象薑說的,為這件事情掉了腦袋,那我不得負疚一輩子呀?我從踏入社會那天起,沒做過對不起朋友的事情。在朋友有難的時候,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而不幫朋友,也不符合我做人的原則呀。假如我們發了貨,鋼材沒過來,那是薑對不起我們了。認可別人對不起我,我也不能對不起別人。最後的關頭,我的道德觀驅使我做出了這樣的決策。 

決定還是發貨。保住朋友,留有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連夜發傳真,10天之內交貨。當即通知工廠開始加工。由於時間太緊,工廠召開了動員會,所有工人吃住在工廠,24小時倒班。我公司的全體人員也到工廠去,做後勤保障和監督品質。我們都盯在工廠裡7天沒回家。全力以赴晝夜奮戰趕了一個星期,全部貨物加工完畢。第八天運到了新義州。 
在新義州等了10多天的兵工廠的那個軍官,鬍子都長的挺長了。看見貨到了高興的跳了起來。薑更是熱烈的和我擁抱。我拍了拍他的腦袋說:為了你這個腦袋,我就差沒把我的腦袋給你了。薑拍著胸口說:我們的親兄弟的一樣,鋼材很快就到。 
貨發出去了,薑回平壤覆命。可鋼材卻遲遲不到。一個月過去了,薑毫無音訊,我們每天催問的傳真也沒有回音。朋友去南埔港查看,那條船早已不知去向。 
這一切說明事情真出現了最壞的結局。公司上下都處在沮喪之中。這時候,我表面上還保持著鎮靜,可嘴上卻也泛起了水泡。因為這次發貨我已經傾囊而出了,如果血本無歸,公司將難以為繼。可事情已經發生了,又能怨誰呢?我不由得想起了電影《南征北戰》中的一句臺詞,苦笑著向大家說:不是我們無能,是共軍太狡猾 
就在這個時候,姜社長髮來了傳真:近日到丹東面洽。大家失落的心又燃起了新的希望。 
無言的結局 
姜社長過江後還和往常一樣,直接到我們公司來。和他一同過來的有金部長。薑說他的工作已經調動了。商社的工作由金部長接替。公司裡和薑經常打交道的幾個部經理見到姜,控制不住情緒,七嘴八舌地說:為了幫你完成任務,我們公司全部家底都賠上了。大家連續一個星期不回家,沒黑沒白的給你幹,把貨給你發過去了。你倒好,人也沒有影了,貨也沒有影了。你怎麼這麼沒有良心?為什麼騙我們?我們公司對你多好呀,你們全家,包括你們公司上下的吃的用的,哪些不是我們給你們的?你們朝鮮人的良心都讓狗給吃了呀?你的鋼材哪去了?給你發了那麼多傳真,你為什麼不回?總之,把這些日子等待的焦慮怨恨都象薑傾瀉過來。 
薑做出很無辜的樣子說,不是我不給你們發鋼材,那批鋼材剛要發船,朝鮮政府有檔了,不允許鋼材出口了,我們也沒辦法呀。你們儘管放心。我這次領金部長過來,就是做這個事情的交接,金部長以前在我們部裡是管財務的部長,他一定會把這筆錢還給你們。 
我知道這樣吵下去是無濟於事的。在公司面談大家情緒也是難以控制。於是安排人把薑送到賓館,下午賓館面談。送姜去的部經理在給姜辦理住宿的時候扣留了薑的護照。對薑說,你就在這住著吧,什麼時候把錢拿來你再回去。護照我給你保存著。 
當天下午安全局的人給我來電話說,必須把薑的護照返還給他。他持的是外交官護照。你們扣留是會出事的。我這才知道扣留護照的事情。 
我打電話勸阻屬下,我說薑為什麼敢來中國,就是因為他身份特殊,他在國內是軍人又是員警,出國就是外交官,因此他敢過來。別說我們,就是公安局也不敢扣留他。對他不能動硬的。 
我趕到賓館,返還了護照。和薑推心置腹地進行了一次長談。歷數了雙方合作以來,我們對他們所做的一切。他信誓旦旦地表態,絕對不會忘恩負義,金部長是我的好朋友,他就和我是一樣的,一定會想辦法還錢的。薑住了一夜就急匆匆回國了。我們只好禮送出境。 
新的希望寄託在金部長身上。金部長在丹東逗留了一個星期。每天有專人陪著吃喝玩樂。還採購了價值一萬美圓的電警棍,錢照舊是我公司墊付的。價值12500元的日本原裝的東芝火箭炮彩電做為禮品送給他。其他吃的用的自不必說,他家庭每個成員都有禮品。公司在已經彈盡糧絕的情況下,還籌措資金,連吃帶住帶拿,又搭上十幾萬。金返回時握著我的手,熱淚盈眶,說回去後一定一定儘快把錢給你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對我的好。 
金回去後並沒有象他表態的那樣,以後邀請我們過江的次數越來越少,間隔時間越來越長。我們只好通過別的商社邀請過江。可找到他他就是一句話,現在沒錢,等有錢了一定還。 
後來金也調走了,換了別人。再後來又換了新人,以至於我們都不認識是誰在負責這個商社了。我曾通過中國駐朝鮮大使館進行交涉,也曾找過朝鮮駐中國大使館,都無濟於事。 
後來得知,薑把那批貨獻給了國家,因此他被晉升為上校。朝鮮是個無稅的國家。各公司不交稅,而是要向黨中央和領袖獻禮。姜是把這批貨作為偉大領袖金日成的生日禮物獻上去的。因此他們根本就沒有錢還這批貨款,或者說他們壓根就沒想還錢。 
這件事情從開始就是精心策劃的。完成任務後,為了把薑解脫出來,他們採取工作調動的方法。其實很簡單,他們部有兩個公司,把兩個公司的名稱調換一下,所有人的工作就等於都調動了。 
幾年後,我在新義州又見到過薑,他還那麼熱情地擁抱我。我卻熱情不起來了。我向薑提起了那筆欠款,他故做驚訝地說:怎麼還沒還嗎?我以為早就還清了呢。這時候我真的恨不得揍他一頓。因為我有一種被戲弄的感覺。可我還是克制住了。姜說我們還可以重新做呀。我說那你就別想了,我沒有50萬美圓再給你買個大校了。 
這件事情已經過去10年了,這筆錢只不過是掛在我公司應收款科目上的一筆呆帳。也基本上放棄了討要。公司幾年艱苦創業積累的全部家當都捐獻給朝鮮了,而我們自己卻開始了苦難的行軍50萬美圓的教訓使我和大家變的成熟和清醒一些了。在後來的業務中,多了一份理智,多了幾分戒心,少了許多感情色彩。公司從無到有,從有到無,經歷了第一次歸零。沒有別的選擇。只有繼續走下去。生活還要繼續,公司還要生存,一切都要從頭再來。


2766617546090344298.jpg  

Lignor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