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 1.jpg

翁山蘇姬,我從以前一直就覺得她很漂亮。又加上她的政治光環,美麗加分!如今年老了,看起來也還是非常有氣質,當然也有智慧。

 

以下是她所接受的採訪,我個人覺得值得一看!附帶一提中國的"南方"媒體集團算是我認為很有良知的,而且又專業,值得推薦。


翁山蘇姬告訴大陸週刊政治、經濟改革缺一不可
來源:RFI | 作者香港特約記者鄭漢良 | 2012-02-18

大陸內地最新一期的《南方人物週刊》以專訪緬甸民主鬥士翁山蘇姬作為封面,內容不乏借緬甸最近的政治改革來比喻中國目前的嚴峻的政治氣氛。她說:「經濟改革和政治改革必須攜手前進、不可分割。如果其中一個缺席,另一個也將難以持續。」她又指從未為民主做過事情的人,沒有資格問何時才有民主。

翁山蘇姬告訴人物週刊的記者:「人們經常問我,我們什麼時候能得到民主啊?我總是告訴他們,你問問你自己。你問問自己為民主做了什麼,你也就回答了自己。如果你什麼也沒做,你沒資格去問這個問題。」

她又說:「我在演講和文章中都常常提到,經濟改革和政治改革必須攜手前進、不可分割。如果其中一個缺席,另一個也將難以持續。」人物週刊問:「但也有人會持肯定態度。至少他們曾經從經濟改革中受益。」翁山蘇姬接著說:「那我就要問一個問題:好吧,你掙到了錢,你覺得你的錢是安全的嗎?你覺得你自己是安全的嗎?當我說到這裡時,事情就變成了一個政治問題。我覺得人們都應該想一想,好,你可以先賺錢,你可以不問政治,不關心政治改革,但你是否希望你辛辛苦苦賺到的錢能以權利的形式為你所有,而不會被非法剝奪?」

她又以罕見的嚴厲言辭,批評緬甸的權貴裙帶主義,扼殺了國家中產階級的發展。人物週刊記者問她,外界有人批評她經常呼籲西方國家制裁緬甸,導致人民生活困難,缺乏中產階級出現,但翁山蘇姬說:「首先,緬甸中產階級的缺乏是因為權貴(裙帶)主義cronyism,和制裁沒有一點關係,這也是人們告訴我的事實。如果你讀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報告就會很清楚,那份報告在分析緬甸經濟亂象的原因時,幾乎沒有提及制裁。在緬甸,權貴(裙帶)主義才是一顆毒瘤,它阻礙了中產階級的出現。」

翁山蘇姬亦質疑所謂的亞洲價值論,即將集體放在個人之前。她說:「我發覺稍微有一點難以理解。我曾在印度生活過多年,我雖然從未在中國生活過,但我也讀過不少關於中國的書。在我看來,中國價值和印度價值就有很大的不同,當然,緬甸價值和中國或者印度的價值又很不一樣。所以我不太明確當人們提及亞洲價值時是想說些什麼,也許你能給我解釋一下?」

她又說:「我很懷疑亞洲人是否真的把集體放在個人前面。有時候我們在緬甸會抱怨民眾缺乏公民意識,說他們沒有一種社區感和集體感,所以我不知道能不能說我們亞洲人比西方人更有集體意識。也許是西方發展到了一定的階段,所以他們有資本更多地強調個人自由?我知道中國這些年取得了巨大的經濟突破,所以你也許會發現中國人越來越多地強調自我,但卻慢慢失掉了集體甚至家庭的價值?是這樣嗎?我想隨著經濟的發展,這是在全世界都會出現的現象,當競爭越發激烈時就尤為如此。」

《南方人物週刊》封面照片旁的標題為「最美亞洲女人」,全篇內容以問答形式鋪陳,在這篇長達一萬字的訪問中,翁山蘇姬對多年來投身民主運動表達了深入的看法。當記者問她對愛國主義的看法時,她說:「從字面上它指的是一個人對祖國奉獻的愛。不過我認為這種愛應該是正確的愛,不應該是那種與仇恨相連的愛。對於那種讓你恨別人的愛國主義,我是不相信的。恨就是恨。愛國主義意味著你希望為你的國家和人民帶來最好的東西,你希望人們獨立,希望他們有安全感,希望他們生活富足,希望他們誠實守信,希望他們擁有美好的價值,總之你希望為國家帶來最好的一切。我想那就是愛國主義。」

翁山蘇姬對對緬甸的前途似乎感到頗為樂觀,因為她相信總統吳登盛的改革是真誠的。她說:「我相信總統是真誠的,當然總統也不等於整個政府,但顯然,他對政府其他成員有相當的影響力。我也理解很多民眾抱懷疑態度,因為他們過去被欺騙過太多次了。但是,我們不能讓懷疑阻止自己前進的腳步。」

她也不擔心所有的改革會一夜之間倒退,「我不會說我擔心這個,我只是會記著:有這個可能性。所以不論我做什麼,都會爭取讓這種倒退不再發生,也會在每個議題上都非常努力地確保進步得以持續。」

 

 

Lignor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